克拉财经-金融理财网站

硅谷房价高,年薪三四十万美元工程师买房也难,苹果谷歌捐钱盖房

2019-11-18 13:53:04

撰文 / 吴迪
编辑 / 赵艳秋

他们逃离硅谷

像多数在北上深工作的年轻人面临的住房问题一样,美国加州的住房危机同样严峻。

近期,苹果宣布将捐赠25亿美元来应对加州的住房危机,包括提供10亿美元住房投资基金、10亿美元首次购房者贷款援助基金、3亿美元用于建造经济适用房的土地、1.5亿美元湾区(旧金山一带,包括硅谷)住房基金等。

更早之前,谷歌宣布未来10年将投资10亿美元建造约2万套住房。Facebook同样决定在未来10年拿出10亿美元在加州建房。这些总部在加州的科技巨头,被认为既振兴了当地的经济,也推高了生活成本。

根据公开资料,以旧金山为例,年收入10万美元会被认为是低收入人群,你如果想拿到优惠的购房贷款补贴,年收入要在25万美元以下才有资格,而当地的房价中位数为170万美元。

一位来自谷歌的工程师曾在YouTube上发布视频,讲解硅谷顶尖软件工程师的收入组成,资深工程师包括17万美元的基础工资、20%的额外奖励、50万美元的股票分四年发放,这样年均收入在30万-40万美元。

一个工程师从走出校门开始,工作5到8年,成长为资深工程师,年收入40万美元,但想在硅谷核心区买房也非常不容易。对于刚毕业的学生、新人,他们的年均收入水平可能刚刚超过低收入标准线。

图/视觉中国

有媒体曾经算过一笔账,假如你是一个年收入12万美元的工程师,如果租房,硅谷的年平均租金是2.8万美元,税负高达6.9万美元,一年下来,你满打满算只有2.3万美元的剩余,用于全年除了居住以外的其他全部花销,月均不足2000美元。如果你要是打算买房,一套110万美元的房屋,全年还贷大约5万美元,房屋税 1.3 万美元,税负 6.9万美元,你就只剩下 1.2万美元,月均1000美元的生活费。

所以,当一个全球知名公司的工程师告诉你,Ta每个月“月光”的时候,你不用惊讶,Ta并没有铺张浪费。难怪一位硅谷工程师对AI财经社感慨,我的幸福感可能没有一个酒吧的服务生高。

对这些鼎鼎大名的科技巨头们而言,捐款建房,不仅是一场关乎年轻人尊严的行动,也是守住创新根基的必要之举。

全球重要的城市都存在类似的问题,中国的北上深并非特例。位于美国加州的硅谷,以科技创新享誉世界,最早是设计生产半导体芯片,因而被命名为硅谷。这里诞生了大量闻名于世的科技公司,苹果、谷歌、Facebook、特斯拉的全球总部坐落于此。过去这里是创新的摇篮,非硅谷不创业。

如今,它正因为高涨的生活成本,逐渐丧失吸引力。去年2月,硅谷著名投资人、PayPal联合创始人Peter Thiel搬离了自己居住了30多年的硅谷。被外界解读为顶尖的企业家、投资人们对硅谷的未来逐渐失去信心。

Peter Thiel当然不需要为购房发愁,但科技巨头扎堆的硅谷,除了高昂的房价,拥堵也让当地居民的出行、生活越来越不便利。而对于普通工薪阶级来说,不断上涨的房租和房价、全美最贵的税负,成为了他们逃离硅谷的首要原因。

图/视觉中国

据经济学人报道,2017年46%在旧金山的美国人计划在未来几年离开硅谷。2015年,这一比例为25%。另有媒体报道称,从2015年到2017年之间,搬离硅谷的人数超过4万人。而在2017年,搬离的人口已经超过了搬入的人口。在已经搬走的人的口中,硅谷早已不是美国创业中心。

为什么创业公司正在离开硅谷?“在这里生活太贵了。”一家美国风投公司Cowboy Ventures的创始人Aileen Lee在2018年的一场圆桌论坛中讲述,他们投资的一家公司,在扩展业务时将公司从硅谷搬到了科罗拉多州。当时出席了同一场论坛的Spark Capital合伙人Megan Quinn表示,已经开始建议硅谷的公司,去外面开第二个办公室。

另一名投资人注意到一种新趋势:来自匹兹堡、底特律和波特兰的创始人们,开始倾向于选择留在家乡创业,而不是搬到旧金山硅谷。

亚马逊第二总部的选址问题在美国闹得轰轰烈烈,演绎成一场选美大赛,总共三个国家200多个城市参与角逐,20个城市入围候选名单,到最终花落美国东部的弗吉尼亚州阿灵顿的水晶城和纽约市皇后区的长岛市。加州硅谷压根不在考虑之列,今年3月报道称因房价高,以及当地居民的反对,亚马逊取消在纽约长岛的建设计划。

西雅图,因为吸引了微软和亚马逊而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科技之城,在过去数年里多次当选美国发展最快的城市。同时,和硅谷一样,西雅图的住房危机也日益严峻。亚马逊在西雅图之外设立第二总部,部分原因也是考虑到员工安居乐业的问题。

拯救年轻人住房计划

“很多人都是通过上市并购、投资回报,赢得巨额财富去买房的,很少拿工资去买。”戴辉在硅谷核心地段租过一个房子,一个独栋,在斯坦福购物商场的隔壁,房子售价500万美元,他租了两个星期,花了8000美元。

“很贵。”他说。

结合自己的观察,戴辉认为,2000年以后去硅谷买房的人都是买在核心区之外的,远点的开车上班可能需要四五十分钟。

核心区往外走,房价天差地别。“不是说都买不起,买的区域就远了嘛。”他的一个朋友花了20多万美元在距硅谷核心区一个小时车程的地方买了一栋房子。

在他看来,硅谷房价特别高的两个城市,第一个是Palo Alto,就是斯坦福大学所在地,也是乔布斯过去住过的地方;另一个是与之临近的Menlo Park。两地也属于旧金山湾区收入较高的城市。“美国也是学区房的概念,房价也和学校密切相关,好的学区特别贵。”

图/视觉中国

资料显示,加州房价自1980年代开始起飞,房价和涨幅皆远高于全美平均水平。而湾区房价在加州又处于领跑地位。按媒体报道,由于住房短缺,城市住房危机不断扩大,严重影响了加州经济,加州每年因此损失1400亿美元。相比中国的北上深,美国加州硅谷面临的住房问题更加严峻。硅谷的房子是以连排独栋为主,容纳的房子数本身就比较少。

在线购房平台Open Listings在2018年初收集了硅谷巨头公司附近房屋售价过去一年的中位数,结合这些企业的员工在网络上公开的薪资数据,得出结论:如果他们想在湾区购买一套住房,那么需要花费超过28%的工资来支付按揭贷款。然后据统计,在旧金山的租房者需要付出每月收入的50%来支付房租。

员工住房的问题,对于标榜创新的谷歌、苹果们而言,十分棘手。甚至有评论称,杀死巨头的不是别的,是房价。

“硅谷的互联网企业是非常高薪的,有些员工买房还是可能的,但是如果想要让这些人都买得起房,苹果等公司需要支付非常高的工资,这是很大的压力。”戴辉表示。

根据外媒报道,加州旧金山湾区住房问题紧迫而复杂。而驻扎于此的科技巨头们被认为应该为造成如今这一局面付最大责任。谷歌目前有超过4.5万名员工住在湾区,加剧了住房和交通危机,曾引发当地居民抗议。

在谷歌的计划中,未来10年谷歌将把价值至少7.5亿美元的土地重新用于建设住宅,其中大部分土地被划为办公或商业用地。这将使谷歌在旧金山湾区支持开发至少1.5万套可供不同收入水平居民包括中低收入家庭购买的新住房,解决廉价住房长期短缺的问题。

同时,谷歌将设立2.5亿美元的投资基金,用于“鼓励”开发商建造5000套经济适用房。此外,谷歌还将为无家可归者提供5000万美元的资助。

在愈演愈烈的住房危机下,Facebook也站了出来,承诺支出10亿美元,帮助解决加州以及办公室所在社区的住房危机问题。“仅靠州政府无法解决这个问题,”加州州长Gavin Newsom评论说,“我们需要更多机构和 Facebook一起加强投入,需要私营部门和慈善机构的通力合作,才能改变现状,解决加州面临的成本危机。”

同样作为总部在加州的企业,苹果公司也已开展了“拯救年轻人住房”的计划。库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苹果公司在解决加州住房危机问题上责无旁贷,房子意味着稳定和尊严。如今很多年轻人正因为缺乏稳定和尊严逃离硅谷。

“(硅谷)房价太高长期会阻碍创新。”HTC中国区总裁在接受AI财经社采访时评论。“高房价导致了人才外流,因为去到其他城市工资不会差太多,但是成本会差好多倍。”

不仅如此,“一直以来,加州和硅谷的房价都在增长,10年前去的人,买房可能没什么问题,但是新来的,比别人收入高20%-30%,但是那边的房价依然难以负担。”HTC中国区总裁汪丛青近日在接受AI财经社采访时提到。

残酷的魔咒

即使大公司出手,美国住房市场机构对整个旧金山地区的住房改善还是持悲观态度。由于科技巨头和创业者还在硅谷积极圈地扩张,人们认为,高房价在短期内很难得到真正解决。

这并不是一个孤立现象。在全球其他地方,高速发展的经济和高速攀升的房价似乎是一对孪生兄弟。

深圳被誉为中国的硅谷。当然,除了有蓬勃的产业,一个跟硅谷相似的地方就是同样都有着高昂的房价。早在2015年,深圳就已超过北京和上海,成为中国平均房价最高的城市。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曾对深圳高房价带来的影响感到失望,他认为高房价将削弱深圳的竞争力。

“人们要有住房,要有生活设施。生活设施太贵了,企业就承载不起;生产成本太高了,工业就发展不起来。”他在2016年接受采访时说。他说这话两年后,一支华为大军浩浩荡荡搬到了东莞。

飙升的房价也让一些创业公司放弃北上深,将目光移至如武汉、成都、重庆、杭州等二线城市。然而,优秀互联网公司的落户和欣欣向荣的发展,在推动这些城市GDP的同时,也推升了当地的房价和生活成本。

以杭州为例,2016年中旬,到杭州创业的曾泉,在距离阿里巴巴西溪园区大概5公里的地方,以每平方米1万元出头购买了自己人生第一套房。他告诉AI财经社,现在他们小区的房价已经近每平方米3万元。朋友很庆幸曾泉的果断。如果放到现在,大概率是买不起了。而阿里园区附近目所能及的区域,房价已经飙升至每平方米5万元。

这是一个地区、一座城市享受经济增长可能必须要承受的代价。媒体报道,从2014年到2018年,印度GDP增速分别为7.4%、8.1%、7.1%、6.7%和7.3%,在大型经济体中居首位。

与此同时,印度第一大城市孟买的房价如火箭般蹿升,30年里骤增600倍。如今,孟买市区价格为每平方米4万元到12万元人民币之间,很多地方跟北京三环的房价已经相差无几。但与之形成明显反差的是收入水平,有一个流传甚广的分析称:普通印度工薪阶层如果想在孟买购买一套好一点的住宅,需要工作300年。

印度作为新兴市场,对全球巨头而言极具吸引力。谷歌在2004年就设立了印度办事处。Facebook、苹果近年来也加速在印度布局,苹果在印度开始进行手机制造。中国的知名手机企业,华米OV业务都已在印度取得不俗进展。海外巨头的进入,进一步推动印度经济增长,同时也将带来房价抬升的压力。

越南也已成为不少企业进军的市场。越南的劳动力低廉吸引了部分制造业企业来投资建厂。三星、优衣库、微软、佳能、LG、富士康、索尼等跨国巨头都已经在越南落地建厂。

2018年,越南的GDP增速达到7.08%,进入了全球GDP增速最快的国家行列,但当地的年轻人正在感叹“我太难了”。

根据房地产经纪公司仲量联行的统计,2019年第一季度,胡志明市的公寓价格同比飙升22.7%,胡志明市核心区的房价每平方米已经攀升至6万元。

蓬勃的经济、火热的房价背后,当地人面临很大生活压力,很多人被迫逃离。

但也有些人无力离开,沉重的一面只有在人们都入睡之后才得以呈现。比如,硅谷的“Hotel 22”。一个名为《Hotel 22》的纪录短片,恰好记录下了这个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Hotel 22并不是一家旅馆,它是硅谷唯一个24小时营运的公交车。夜晚来临时,它变成无家可归人的取暖避难所,被称为穷人旅社。

22路公交车全程60公里,在圣何塞和帕罗奥尔托之间穿梭,单程2个小时,车票只要2美元。相当于,只要花8美元就可以在车上度过一个不至于流落街头的漫长夜晚。

图/视觉中国

那些深夜斜靠在这辆巴士座椅靠背入睡的人,或跟司机讨价还价争取暖风空调,或跟警察解释为什么付不起两美元的车费。

更残酷的事实在于,这些无家可归者并非全都是传统的乞讨者,他们过去可能是某一家科技巨头的工程师,也可能是被中途辞退的员工,或者是投出无数简历但都石沉大海的求职者。他们有些比单纯的流浪汉受过更好的教育,有些或许是因为经历了一些变故,才沦落至此。

影片把这些人拍了下来,记录下了这个与我们认知中的硅谷全然不同的平行黑暗世界。与热播的创业喜剧《硅谷》相比,这个纪录片的导演可能更希望大众看到高速经济发展背后,一些窘迫而令人伤心的片段。

他们生活在硅谷历史上财富创造最快的时期,但又被地区巨大的收入差距、高企的房价和税负压垮。

这也是一个魔咒,真实而残酷。

  

标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