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财经-金融理财网站

ofo求生:悄悄搬离中关村 仍有近1600万用户待退押金

化纤邦 2019-11-13 10:42:05

小黄车ofo又搬家了。从2014年创立至今,此番已是ofo第五次搬家。这一次,身负巨额押金的ofo悄然离开了“发迹地”中关村,甚至连去向都没有对外界公布。

办公室的每一次迁移,都恰如其分地书写了ofo的浮沉轨迹。前三次,是因为公司扩张,不得不找更大的地方办公,从一层到两层,再到三层、四层,办公环境越发高大上。而最近两次,则是因为缩减成本规模。

(*)

(图片来源:tech星球)

据悉,ofo目前还有200余名员工,包括软件、财务、法务等,且以软件人员居多。除了原有的业务,还在积极尝试智能电动车等新业务,谋求出路。

据知情人透露,ofo于近日搬到了中关村向东5公里左右的牡丹园附近,但具体地点不方便告知,“目前所在地的物业非常紧张,担心大规模人员聚集讨要押金。”不过,也有ofo的前员工称“ofo搬到了昌平”。ofo官方对此表示不予置评。

对于ofo搬离中关村一事,网友最关心的仍是:我的押金什么时候能回来?

(*)

从ofo小黄车大批用户纷纷退押金至今,已过去半年多,不少用户的排队数字从八位数变到七位数,或者从七位数变到六位数。但一眼看过去,感觉退到押金仍然是遥遥无期,“究竟每天退多少人的押金?”、“什么时候才能退到自己的押金?”也成为身处排队大军中的小黄车用户最关心的问题。

此前,包括陈正江、戴威、杨品杰等在内的ofo高管均已被作为失信被执行人限制高消费。以至于戴威到外地出差,无法乘坐高铁和飞机,不得不坐10多个小时的普通列车前往当地。

截至9月18日,仍有近1600万用户在排队等待退押金。期间,ofo退款速度并不一致,比如,2月16日-18日,退款数量为2.2万人,而在8月19日-21日,退款数量为5600人。按照日均退款3500人来计算,ofo退完款还需要超过10年。

因拖欠供应商和用户欠款和押金,ofo自救之路并不顺畅。

近日,天津富士达自行车工业有限公司因买卖合同纠纷向ofo申请执行2.5亿标的。不过,法院认定ofo已“无财产”,其银行账户已被其他法院冻结或账户无余额。

(*)

尽管ofo依然在出行领域做着诸多尝试,然而,ofo高达数十亿的债务已没有新的投资方愿意接盘;而滴滴等主要股东既没有解决问题的意愿和行动,也不同意破产。僵持之下,创始人戴威依然低成本维持着ofo的运营。

多名创始人出走

ofo曾代表了90后创业的一个奇迹,如今它已走下神坛。起初团队共有5位联合创始人,分别是戴威、薛鼎、张巳丁、于信、杨品杰,5人均毕业于北大。联合创始人无明确分工,但是戴威在团队中拥有绝对的权威。  

标签:中关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