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财经-金融理财网站

獐子岛扇贝“逃跑”三次,这次季报预亏海螺摊上事了

证券市场播报 2019-11-13 13:39:01

蹊跷的存货

獐子岛的扇贝是否真的“逃走”、“受灾”,已经成为一桩疑案。就在此前不久,证监会的一纸行政处罚实现通知,吹散了这个笼罩在A股市场头顶多年的迷雾。

2018年2月,獐子岛披露了底播虾夷扇贝“受灾”的上年度盘点后,又在当年4月对 107.16 万亩虾夷贝库存进行了核销,24.3万亩进行减值,涉及金额分别为5.77亿元、6072万元。

所谓受灾的底播虾夷扇贝,可能已经采捕殆尽。证监会2019年7月下达的行政处罚事先通知显示,獐子岛 2017年初进行的上年度盘点的130个点位, 2013 、2014的贝底播区的34个、36个点位中,有12个、32个已实际采捕。2018年年度盘点则显示,盘点的351个点位中, 2014年贝底播区域的70个点位已全部实际采捕,2015贝底播区域的119个点位,80个点位已实际采捕。

根据监管调查,獐子岛上述核销的虾夷扇贝,实际上已被提前采捕,2014年至2016年,分别有20.85万亩、19.76万亩3.61万亩已在往年采捕。而减值海域中,2015年、2016年,则有6.38万亩、0.13万亩已在往年采捕。

证监会调查后认定,獐子岛存在重复结转成本的情形,账面采捕区域还涵盖了部分内区,甚至涵盖了岛屿,实际采捕区域,远大于其披露数据。2016年、2017年真实采捕区域,比账面多13.93万亩 、5.79万亩。

导致2019年前三季度亏损的受灾扇贝,是否也如以前亿元被提前采捕,还是本来就不存在,迷雾仍然有待揭开。奇怪的是,经历了半年的采捕、计提跌价准备,截至2019年6月底,其底播虾夷扇贝存货数量,比上年初几乎没有变化。

财报附注显示,獐子岛的生物资产中,包括自育苗种、底播及浮筏养殖产品等几大类。其中,底播养殖产品在收获期进行采捕、销售时,根据捕捞面积与养殖面积的比例,计算应转账面存货成本。

公开披露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獐子岛账面存货余额11.38亿元,其中消耗性生物资产4.53亿元,底播虾夷扇贝则为3.52亿元,比计提存货跌价后,只比年初减少了1471万元。

按照这一数据计算,还原计提的跌价准备后,到2019年6月底,獐子岛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基本没有变化?那么,其上半年近4900万元的销售收入,又是从何而来?还是后续的播种开始收获,被计入了存货?

新的“肇事者”海螺

按照獐子岛在业绩预报中的解释,前三季度净利润下滑的另外一大原因,是海洋牧场增养殖品种重新规划区域,使海域使用金分配计入当期数额增大。

年报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其海螺产品的毛利,分别为70.34% 、76.82% 、70.86%,多数时间在各类产品中位居第一。而在2019年上半年,该类产品的毛利,仅有12.81%,同比大降53.35%。

与此同时,2019年上半年,獐子岛的海螺成本却同比增长150.66%,毛利556.39万元,同比减少2397.89万元,毛利率同比下降53.35%,主要原因为 2019年以前海螺成本主要为采捕和运输成本,不包括海域使用金成本。

獐子岛称,2019年初,公司对海洋牧场进行了重新布局和产业规划,在现有确权海域的资源区和生态区中,共划分出适宜海螺生长的海域120万亩,专门用于海螺资源笼钓生产。从海洋牧场海域重新规划、海螺成为特定区域的主要品种考虑, 2019年,公司将沿岸内区以外的海域使用金成本,依据底播虾夷扇贝面积和海螺资源区面积进行分摊。

獐子岛还称,海螺已成为海洋牧场第二大鲜活产品。但这与半年报披露不符。2019年6月底,海螺的销售收入在其四大类产品中,已经位居最末,而2016年至2018年均位居第三。

实际上,海螺并不需要投放海螺苗,根据獐子岛披露,其海螺等其他产品均为野生资源。为何在面积增加的情况下,海螺产品的营业收入,反而出现了下降?

与以往不同,虾夷扇贝当然不是全部的责任承担者。这回,扇贝的亲戚—海螺,成了新的归咎对象。獐子岛称,前三季度亏损的另一原因,是海螺产品分摊了海域使用金,而以前该项成本由扇贝、鲍鱼分摊。

问题在于,该公司此前曾称,压缩底播虾夷扇贝养殖面积,带来的年投入苗种成本、海域使用金成本,将比受灾前下降约50%以上。为何却出现了海螺的海域使用金成本大幅攀升的情况?

第一财经查询发现,海螺产品的海域使用面积、使用金成本计算、分摊的方法,以及对应的使用金总金额,獐子岛迄今并未披露。在回复监管问询时,该公司并未就相关具体数据进行披露。  

标签:獐子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