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财经-金融理财网站

獐子岛扇贝“逃跑”三次,这次季报预亏海螺摊上事了

证券市场播报 2019-11-13 13:39:01

杨佼 第一财经 今天

17.10.2019

(*)

本文字数:3108,阅读时长大约6分钟

导读:海螺接替集体“跑路”、“饿死”的扇贝,上演獐子岛业绩亏损第三季。

作者 | 第一财经 杨佼

集体“跑路”、“饿死”之后,一再演绎离奇事件的扇贝,再次为獐子岛的业绩亏损,演起了“续集”。

獐子岛10月14日披露的业绩预报显示, 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净利预计将亏损3100万—3600万元。而亏损的原因,是2018年海洋牧场自然灾害发生后,底播虾夷扇贝产销量大幅下降,引起产品单位成本上升,导致公司净利润下降。

从2014年以来,獐子岛养殖的扇贝,至少已经三次受灾。然而,小小扇贝能否真能承担獐子岛再次亏损的主责?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公司底播虾夷扇贝的销售收入,占比已不足4%。

颇为奇怪的是,2019年上半年,该公司实现销售收入约4900万元的情况下,其底播虾夷扇贝的存货,仅比年初减少了不到1500万元。而减少的部分,还是计提的存货跌价准备。剔除该因素之后,底播虾夷扇贝的存货并无变化。

獐子岛此前曾表示,海螺的成本,此前不包括海域使用金成本,仅对人工投苗的底播虾夷扇贝、鲍鱼分摊该成本。这是否意味着,结构调整后,只是将扇贝的海域使用金,转移到了海螺产品?

问题由此而来:上半年销售的底播虾夷扇贝从何而来?前三季度的持续亏损,到底是扇贝减产,还是有其他的原因?大额分摊海域使用成本的海螺,是“无辜”的吗?

扇贝事件续集

根据獐子岛业绩预报, 2019年前三季度,预计净利润将亏损3100万元至3600万元,而上年同期其净利润为2338.1万元。据此计算,前三个季度,公司净利润同比下降233%—254%。

扇贝再次成为公司亏损的归咎对象。獐子岛在14日的公告中称, 受2018年海洋牧场自然灾害影响,2016 年、2017年底播的虾夷扇贝可收获资源总量减少,底播虾夷扇贝产销量同比下降约20%。单位成本上升,公司整体净利润水平同比下降较大。

而这已不是扇贝第一次为獐子岛亏损“顶缸”。按照獐子岛的说法,自从2014年以来,其养殖的扇贝,至今至少已经三次受灾。

2014年10月,獐子岛公告称,因受冷水团异动导致的自然灾害影响近乎绝收。2018年2月,该公司再称,因降水减少、饵料短缺、海水温度异常等,“扇贝越来越瘦,品质越来越差,长时间处于饥饿状态的扇贝没有得到恢复,最后诱发死亡”。2019年一季度、上半年,该公司继续声称,底播虾夷扇贝受灾,报告期内产销量及效益下降影响。

扇贝每次“跑路”、“受灾”之时,都是獐子岛业绩巨亏之时。2014年前三季度、2017年、2019年上半年,因为“扇贝”的原因,该公司净利润分别亏损8.12亿元、6.76亿元、2359.8万元。

然而,底播扇贝能否出现如此高额的亏损,仍存在不少疑问。2019年上半年,其底播虾夷扇贝收入4897.34万元,同比减少6021.89万元,降幅55.15%,实现毛利 793.98万元,同比减少1928.87 万元。

总体来看,公司底播虾夷扇贝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2016年以来,就开始逐年下降,目前占比已经微乎其微。

獐子岛此前对深交所问询回复称,2016年至2019上半年,獐子岛的虾夷扇贝收入,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为19.28%、18.28%、6.29%、3.86%,毛利占比分别为 31.77%、27.97%、6.67%、4.17%,在各项业务中占比最低。

除了虾夷、扇贝,2019年上半年,獐子岛的海螺产品,实现营业收入4344.21 万元,同比略减减幅 2.71%,但该产品的毛利,只有12.81%。而毛利高达69.79%的海参,营业收入却同比增长了23.14%;毛利9.98%的鲍鱼,营业收入也增长了19.98%。

这就意味着,只有其他产品同时大幅下降,底播虾夷扇贝的收入、毛利持续下滑,才会导致公司前三季度亏损额在上半年的基础上进一步扩大。由于没有披露具体的收入结构,獐子岛的底播虾夷扇贝,以及其他各项业务收入构成,外界目前无法得知。

疑问还不止于此。该公司在上述回复问询公告中称,压缩底播虾夷扇贝增殖面积,带来的年投入苗种成本、海域使用金成本,将比受灾前下降约50%以上。然而披露显示,2019年上半年,公司底播虾夷扇贝的毛利率为16.21%,同比大幅下降了8.72个百分点。  

标签:獐子岛

相关阅读